信息分类
焦点新闻

2015年感染疾病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8-05

2014年,埃博拉疫情令人猝不及防,但之前一年又有谁会想到将该病纳入需提高警惕的黑名单中呢?

广泛使用的流感疫苗是为预防H1N1病毒预备的,但事实上目前普遍流行传播的却是H3N2病毒。

抗生素耐药问题一直困扰了人们十多年,但直到2014年,4种新型抗生素才在重视下、在11亿美元耗资下得以迎来。

或许,如果我们能更好地对未来进行预测,情况是否会有所改观?

近期,Medscape医学网站对2015年感染界大事件进行了“大胆”预测。大家快来围观,说说那些你认为有可能成为现实的事件。


埃博拉疫情难再扩散

埃博拉病毒发现者之一,Piot博士评价表示,尽管西非埃博拉疫情造成了史无前例地毁灭性破坏,但该传染病在美国等发达国家发生持续的地方性传播可能性不大。

2014年12月29日《纽约时报》发表评论,称西非医疗体系环境相对落后,西非经历了长久的内战、缺乏健全的医疗保健系统、医疗管理混乱、医务人员短缺、传统宗教与丧葬习俗进一步推动了疫情的传播。

美国斥资60亿美元在本土建立了35个埃博拉控制中心,很可能没有按预期派上用场,但可继续作为新发传染病的指挥中心使用。

此外,研究显示,防控埃博拉的疫苗有望研制并试验成功。

抗生素研发持续升温

2004年,美国传染病学会(IDSA)预警人们要注意抗生素耐药危机,该问题现已得到权威组织机构的普遍关注,包括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世界卫生组织(WHO)以及美国总统奥巴马。

一些主流制药企业如默克公司和一些新兴小型制药公司将此视作一次市场机会,进一步促进了新型抗生素研发热情适度激增。

据估计,这种抗生素研发热情会在2015年接着延续下去,但也应看到研发之路仍面临很大挑战:新药研发成本问题(现预计为20亿美元)。

2015年将迎来三种抗葡萄球菌药物上市或扩大使用:

(1)Tedizolid(Sivextro®):该药类似于利奈唑胺,优点为用药简便(每天一次)、成本低、副作用少;

(2)达巴万星(Dalvance™):一种肠外给药的脂糖肽类药物,具有与万古霉素相似的抗菌谱,药物半衰期却长达6天,可以相隔7天分别两次给药用来治疗皮肤和软组织感染;

(3)奥利万星(Orbactiv™):是另一种长半衰期的脂糖肽类药物,可以单次静脉给药、为期2周疗程进行治疗。

上述三种药物共同的优点在方便治疗管理门诊患者或选择性葡萄球菌感染的早期出院患者。

目前,治疗感染的最大挑战就是涉及革兰阴性杆菌感染的问题。近期,美国FDA批准了一种抗假单胞菌的新型头孢菌素ceftolozane/他唑巴坦(Zerbaxa™),该药具有完善的β-内酰胺酶抑制作用以及对产β-内酰胺酶肠杆菌科细菌和某些高度耐药铜绿假单胞菌的广谱抗菌作用。该研发进展可谓抗菌药物领域“久旱逢甘霖”,预示着来年紧急需求药物的可持续发展。

降低医院相关性感染受重视

2015年重点将放在医院相关性感染方面。

医院是目前公认的产生不可接受感染风险的场所,这一问题可谓是国际性难题,现也正在投入大量努力工作试图找到替代医院环境疗养、感染风险低的其他场所。

对于医疗从业者,2015年应重点关注降低“五大类感染”的比例:

(1)中心静脉导管相关血流感染;

(2)呼吸机相关性肺炎;

(3)手术部位感染(主要是结肠手术后和阴式子宫切除术后);

(4)艰难梭菌感染(CDI);

(5)导管相关尿路感染。

这五大类感染就占据了各类院内感染的80%之多。在操作层面来看,这意味着医院管理者将需要加大支持力度,以降低院内感染率,特别是上述五大类感染的比例。

微生态系统研究难定论

该项研究受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支持,每年耗资约1.8亿美元支持全国27个中心,试图明确与人类健康和疾病相关的微生物问题。目前好消息是,有证据表明该项研究是生物医学研究中最令人期待、最有潜力的领域之一。坏消息是,至今为止,虽有大量相关研究报道,但尚没有哪项成果应用于临床。

现在,颇具应用前景的当属粪便菌群移植治疗复发性CDI了。该疗法已有超过50年之久的历史了,而一直以来都有少数的长期支持者,但最终正式应用临床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准备。

迎来新疫苗

2015年大量疫苗类产品有望面世,包括四种登革热病毒疫苗、埃博拉疫苗(优先研制并可能获得成功)等。

其次,就是两种预防艰难梭菌感染的疫苗,两种疫苗都进行了涉及15000例的患者试验,其中辉瑞公司的疫苗还获得了FDA的“快速通道地位”认证。这些疫苗的研发情况值得关注,但在2015年正式使用的可能性不大。

基因测序继续扩大

通过基因测序构建病原体传播模式的方法看似已逐渐为许多医院所广泛使用,如英国采用该法明确了CDI的风险性,并警惕防控产碳青霉烯酶的肺炎克雷伯菌感染的爆发。

该技术已成为经济上可负担得起的、临床上必要的以及实际上可行的新兴实验手段,因而有可能于2015年在大型医学中心内得到扩大使用,并彻底改变了一些有关院内感染的概念认知。

粪便菌群移植迎热议

粪便菌群移植(FMT)是目前公认的有效用于控制复发性CDI的治疗手段。多数临床试验显示,筛选合适的粪便提供者,将样本经灌肠、内窥镜或鼻饲管等方式导入受试者体内,可获得不错的预期疗效。

在2015年,FMT使用量将大幅增加,随之而来有关实施方式的讨论也会愈加激烈:胶囊、鼻饲管、内镜还是灌肠?此外,更具挑战性的问题就是摄入他人结肠菌群后可能的远期健康影响如何。

其他传染病的流行问题

传染病还会有的,只是目前不知道何时、何地会爆发何种传染病而已。从2014年来看,基孔肯雅热导致加勒比海地区超过600000例感染病例、美国境内240例病例(包括本土非旅游相关感染者)。

其他意料之外的、更具破坏性的新发传染病疫情当属肠道病毒D68感染。该种病毒可导致儿童发生严重的、有时甚至是致命性的呼吸道感染或脊髓灰质炎样疾病。

预计2015年还会出现麻疹、腮腺炎、百日咳、诺如病毒及其他食源性感染的周期性爆发,因此要做好相关传染病的快速检测管理、报告和公共卫生应对准备。

2015年感染领域值得关注的事件纵览

1、抗生素耐药问题

重点关注抗生素短疗程用药、药物选择分子诊断、利用降钙素原指导何时开始/停止用药、使用自动停药程序、早期启用静脉转口服用药(从而能更快出院)以及上呼吸道感染和支气管炎避免不必要的抗生素治疗。

2、增强感染控制

重点将特别放在控制“五大类感染”(占院内感染80%)的问题上,CMS将审核下列感染问题,包括呼吸机相关性肺炎、外科手术部位感染(主要是结肠手术后和子宫切除术后)、CDI、菌血症(特别是中心静脉导管相关血流感染)以及导管相关的尿路感染。

3、增加分子诊断的使用率

这类技术优点是敏感性高、操作快速且结果特异性强;缺点为敏感性差、价格昂贵。

4、粪便菌群移植

该方法是治疗CDI复发的最佳方案;亟待解决的问题包括确定应用该疗法前的复发次数(适用指征)、粪便供者来源(安全性)以及实施方式。

5、传染病疫情

预测新发传染病,特别是赤道地区新发现的人畜共患病,如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和埃博拉。

6、旅行者携带疾病

警惕接触过传染病流行地区(如疟疾、基孔肯雅热、登革热)的旅游者输入性病例和传染源。

7、丙型肝炎

由于本病现在是可以治愈的,所以未来重点强调有感染风险人群的诊断实验、原因不明的肝功能检查异常以及1945-1965年出生队列(“婴儿潮一代”)人群感染问题。

小伙伴儿们,你认为哪些事件会在2015年成为现实?

所属类别: 焦点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